导航菜单

[30期]中国当代油画风景写生画家王铁牛艺术风格

时间:2016-08-19 15: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中国当代油画风景写生画家王铁牛艺术风格研究

 在国外,油画风景写生发展到19世纪时已达到了高峰,因而出现了康斯太勃、透纳、柯罗、莫奈、列维坦、希施金、库因芝等风景画大师,他们的作品至今仍然具有巨大的艺术魅力;在国内,从早期留学西欧的徐悲鸿、吴作人等,到上世纪五十年代留苏的罗工柳、全山石等,他们在继承欧洲传统油画技巧的同时尝试与中国传统艺术相融合,创作了许多优秀作品。在当今中国油画界,能够坚持数十年油画风景写生,将自己高超的欧洲油画传统写实技法与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及地域特点结合得恰到好处,忠实自然现场写生的画家中,王铁牛无疑是最为杰出的代表之一。
王铁牛先生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教授,大型历史绘画题材研究所所长,列宾美术学院荣誉教授、荣誉博士。画家有着深厚的中西文化底蕴以及得天独厚的艺术高度,对其影响最深的两位大师分别是其父亲王盛烈和研究生导师梅尔尼柯夫,画家父亲王盛烈先生系鲁迅美术学院原院长、关东画派创始人。画家在列宾美术学院留学期间,深得俄罗斯绘画大师梅尔尼柯夫的真传及教诲,并在各大博物馆潜心研究欧洲传统油画技法。回国后他对油画的中西结合进行了研究并付诸于实践,取得了较大的成就,先后创作了《北大营突围战》等一批大型题材历史画和全景画,在国内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关于画家大型全景画领域的研究成果已经很多,在此针对王铁牛的另一题材——油画风景写生进行研究,以更为深入全面的探析画家的艺术天分和绘画格调,洞察自然赋予画家的真情实感。
一、油画风景写生意境的营造
意境源于中国古典诗词及山水画范畴,指境界、空间、空灵,常常被画家用来借景抒情,表达自身的感受、心境及学养。西方油画虽然没有意境之说,但透过大师们的风景作品,可以领略到他们对意境的另一番阐释。譬如透纳大海题材所表达出的博大深邃,毕沙罗描绘法国19世纪田园风光的质朴恬静,以及库因芝所画月夜呈现出的宁静神秘等,都体现了西方风景画家们对自然的独特理解,与东方的“意境”异曲同工,殊途同归。而王铁牛油画风景写生作品之所以感人,也是在于作品所传达的画家对大自然的尊重、理解和感恩情怀,画家情感的自然流露赋予了作品诗一般的意境。首先,王铁牛是一位具有诗人气质的风景画家,这与他自小就在艺术氛围浓厚的家庭中,深受文化艺术及唐诗宋词的熏陶分不开,如从画家的《早春》中能体会到春天的滋润和生机,而在《鸭绿江畔》扑面而来的则是夏天的浓郁和苍翠,而秋天的明镜和冬天的银装素裹则在画家的《秋光》、《辽冬二月》中表现得淋漓尽致,迷人的诗意无处不在。另一方面,画家对大自然充满了敬仰、虔诚的挚爱,善于在寻常的景物中观察美、提炼美和表现美,正如画家所说:“一幅好的风景画,一定是美的情景与形、色、构图的高度统一,画家的主观的情要渗透到每一笔形、色的笔触中,用虔诚的心,抒发对自然赐予我们的美的感怀,甚至是感激,把美留在画布上,并传达给更多的热爱美的观众。”因此,画家常常对一些乡村、老宅、田野、小道等景色爱不释手,从人们认为极不起眼的景色中发现其中蕴含的艺术美,如从画家多次前往辽宁营口大石桥的系列写生作品中就能感受到乡村景色的质朴,北方土地的醇香,在色彩美妙、造型生动的画面中,人们还能品味到画家与自然的对话中所流露出的对这块土地的深深爱恋之情。画家很好地运用西方油画技法,特别是表现光色、条件色的方法与中国东方文化意境熔于一炉,作品如同一首兼有中国情韵和西方色彩的交响诗。           
二、油画风景写生的色调与色价
学习西方油画语言要从本源开始,“用最大的勇气打进去”,方能掌握油画技法的精华,王铁牛就是这样身体力行的,他是同时代前往列宾美术学院留学中对欧洲油画传统语言掌握得最系统、最纯正的画家,因而在进行油画风景写生不论是对色调的捕捉还是色价的掌握,画家都是那么游刃有余,正所谓水到渠成。色调是油画色彩的灵魂,最富于艺术灵性表现的“一瞬间”,而王铁牛对瞬间色调的捕捉显得尤其的敏锐。在面对大自然的瞬息万变时,每一次对景写生都堪称一次自我挑战,画家必须具备极强的整体观察方法及表现技巧,且经过长期的实践积累,才有可能准确地抓住瞬间色调的表现。这一点在王铁牛的作品中得到了极佳的印证,如画集《中国当代美术名家——王铁牛风景写生作品集》中的数十幅油画风景写生作品,色调各异,无一雷同,画家既善于表现春夏秋冬的季节交替,亦能在风花雪月的天气变更中游走,更能在早、中、晚、夜的时间渐变中出入,充分彰显了作为风景画家对色调的高超掌控能力。此外,画家对色调的把握还从音乐中汲取了丰富的营养和灵感,这得益于他对中国传统民乐和西方古典音乐的酷爱。王铁牛尤其喜欢肖邦钢琴曲,从画家风景写生作品《涅瓦河畔的伊萨克教堂》中就能让人感到犹如交响乐般的旋律及力道,眼中色彩与耳中的旋律在调性、构成及节奏上实现了融通,给人们在视觉和听觉上获得审美的愉悦。
另一方面,画家有深厚的色彩修养,特别善于色彩结构的安排,让它们呈现出一种高雅色系的组合,给人以高品位的色价,即“高级灰”。色彩是油画风景写生中要解决的核心问题,然而在油画引进中国一百余年来,尚没有完全解决了这一问题,如一些油画家,不重视对景写生,只是单凭照片进行风景创作,导致画面色调雷同、色彩概念化倾向明显,与大自然中丰富生动的色彩相比相去甚远。王铁牛则注意将欧洲绘画的写生传统在油画风景写生进行实践和运用,对画面色彩结构、色彩的协调感、色彩的微妙及含蓄、色彩的传情等进行整体安排,逐渐形成了自己在油画风景写生中色彩高雅、品质纯正、油画味浓的艺术风格。如从画家的写生作品《十月的松江河》和《西山雪霁》就能清晰看出画家对色彩的品性、色价及微妙变化的准确把握,画面呈现出的是绿非绿、是紫非紫,犹如绿宝石般的剔透,也如青花宋瓷般的高贵,很难用准确的词语来形容,给人以品格纯正的高雅之感和心灵之启迪,并能传达、抒发作者特定的情感。 
色彩与造型的结合所带来的色彩力度感是王铁牛油画色彩风景的又一重要特色,画家注重将造型及色彩在写生中进行有机的形色结合,因此造型及空间表达上既结实厚重又轻松灵动,色彩效果既强烈夺目又和谐统一,试看画家2012年在河北的一幅写生作品《狮子沟的小村庄》,画的是一幅普通的北方农村景色,在正午阳光的照射下,草坡、绿树、篱笆、小路色彩斑斓,各种不同冷暖、纯度的绿在红和灰色块对比下交相辉映,画面色彩极为响亮、饱和而高贵,对篱笆、房屋的塑造结实有力,空间深远,一些点块状的用笔也类似塞尚的力度,整个画面宁静怡然,表达了画家的真实感受及自然所蕴涵的无限生命力。
三、油画风景写生中的构图及笔法
如果说王铁牛90年代末及21世纪初的油画写生作品,由于留学归国不久在继承纯正的欧洲油画语言而略带点“洋气”的话,那么画家近年来在充分吸收欧洲油画写生技巧基础上,对油画本土化进行了有益的探索,注重在自己作品中传递着中国传统文化,以及对地域神貌的表达,因而在画面构图上呈现出强烈的恢弘性以及用笔的书法味。虽然王铁牛油画风景写生的尺寸一般都小于1米,但作品却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别样的力度和张力,如交响乐般的恢弘大气,欲冲破画面而出,让人兴奋。分析其中缘由:一是来自与两位对他产生重大影响的人——父亲和导师,两位先辈大师都擅长大型历史题材。二是得益于画家自己完成过20余幅在国内产生较大影响的大型军事题材作品及全景画,这种对大场面整体的把握能力、构图技巧、画面节奏在他的风景写生作品中产生影响。例如,从画家参加的“再写生、共创意——中国油画名家写生研究展”中两幅作品《古长城》和《午后》可以看出,构图上画家采用了较高的视平线,画面开阔,空间深远,在几十厘米大小的画面上呈现出一种地大物博的宽阔,极具震撼力,这是画家在有意识地强调一些内心的、民族的、真性情的东西,潜意识地将大型历史题材中的恢弘、大气带进了风景写生之中,让作品更贴近祖国北方的自然和人文。构图之外,王铁牛油画风景写生中强烈的绘画性,与其用笔有直接关系,画家用笔融中西笔法为一体,既有印象派表现阳光的星星点点、俄罗斯油画建筑的方形用笔,还融会了中国传统绘画及书法艺术“写”的笔法,一种随心所欲、中西变换的灵动很好地融入表现对象的神貌当中。这绝不是一种刻意为止的风格追求,它来源于画家具有浓厚中国文化及艺术氛围的家学滋养。自小王铁牛就跟父亲王盛烈苦练国画及书法,而后几十年间那略带隶书味的书法也一直作为画家的业余“消遣”从未间断。因此画家在油画风景写生时笔触丰富多样,有薄涂(远景和暗部)、轻扫(远树和毛糙物体)、刀刮(岩石和硬性物体的转折),尤其是画家在写生时总是会被美妙的大自然所感动,写生时往往会进入一种非常激动、忘乎所以的状态,正如一个书法家挥豪书写草书一般,激情跃然笔下。笔者作为画家的访问学者,有幸看到了先生在辽宁营口大石桥写生《夕阳》的全过程,这是一处普通田野中的农舍,在夕阳的照射下,画面笼罩在暖橘色调之中。画家静观对象几分钟后,胸有成竹地快速构好图,充满激情地用一块平时擦笔的抹布蘸着大量的调色油调成稀薄的颜色,连抹带涂,一气呵成,迅速将表现特定环境的瞬间色调呈现在画面中。接着用大笔迅速地扫出远处的天空和远山,再运用摆、点、刮、扫、拉、压等不同用笔把农舍、大树、草丛进行塑造。整个过程不到四十分钟,一幅具有质朴美的乡村夕阳图跃然眼前,画家运笔承转起合,笔断意连,阴阳顿挫,犹如一位书法家在挥毫,整幅画面气韵相连,鲜活而有生气,不失为一幅写生精品。
当前,我国正处于历史的转折期,艺术发展空前繁荣,在国家提倡弘扬主旋律的总体框架下,写实主义油画的表现空间越来越大,王铁牛作为中国留苏(俄)美术院校校友会副会长,中俄艺术交流的使者,为促进两国艺术交流而四处忙碌,这有助于继承西方写实油画传统、进一步提高我国油画写实能力和艺术品位,相信画家的此举将会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重要一笔。如今,油画风景写生已经成为了画家的一种生活、创作方式,我们期望并相信画家一定会创作出更多表现真善美、处于时代前列水准的油画风景写生精品。在这里借用画家一段话作为寄语:“走到今天,回望过去,我感慨人生奋斗之艰难,从艺路途之艰难。我要做一个和父亲那样的画家,导师那样的画家。一生都是为了爱:爱别人、爱自然、爱生活,最大的乐趣就是为社会创造精神财富”。
 
(责任编辑:admin)
 Document

2016年度读者最喜爱的艺术家